巫程豪: 无法和太上皇合作!

PR Johor

行动党自从308赢了许多席位后,党内一些议员不把公正党放在眼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对行动党多数的党员来说,他们是华人的新宠, 象征着政治的清流,而公正党却是国阵的失意分子, 行动党是胜利的保证,而公正党却是民联的负担。

巫程豪这次公开指责蔡锐明是太上皇,再次显示了行动党目中无人的文化。

若是行动党继续保持如此强悍的态度,民联分裂不过是迟早的问题。

(新山18日訊)柔州民聯矛盾白熱化鬧分裂!柔州行動黨和公正黨因議席分配,導致兩黨州主席意見分歧,屢次公開掀罵戰,互指對方狂傲,更表明無法合作。

指蔡銳明不可一世

行動黨柔州主席巫程豪和人民公正黨柔州主席蔡銳明不和消息盛傳多時,2人多次為振林山和峇吉里國席分配互相指責,此次終浮出檯面。

民主行動黨柔州主席巫程豪今日特發文告,強烈譴責蔡銳明,指蔡氏是導致柔州民聯3黨關係惡劣和分裂的禍首。

他指蔡銳明高傲、不可一世,甚至假借非政府組織名堂,對柔州行動黨展開種種誣蔑行動,猶如柔州民聯“太上皇”。

他嚴厲聲明,柔州行動黨一直都和公正黨及伊斯蘭黨基層和洲際領袖密切合作,但蔡氏多項破壞柔州民聯的合作,因此,柔州行動黨無法和蔡氏合作。

他說,柔州民聯3黨的合作關係,過去兩年逐漸崩潰,為此感到萬分憂慮。

他強調,行動黨和公正黨中絕大部分領袖及基層,沒存在合作問題,但蔡氏的狂傲及超越組織的態度,是分裂柔州民聯的主要導因。

巫程豪在文告中也提到,日前某報導提及蔡銳明指責他單方面宣布行動黨升旗山區國會議員劉鎮東將移師振林山的談話“不成熟”。

他回應,其實是蔡氏屢次擅自宣布將上陣振林山國會議席,並拒絕柔州行動黨和伊斯蘭黨的多項獻議。

他透露,早在蔡銳明加入民聯前,柔州民聯各黨已建立起長期的友好、密切合作關係,過去兩年,有不明勢力藉非政府組織名義,對柔州行動黨展開誣蔑行為,包括攻擊行動黨“高傲”、“不要讓行動黨太強大”等離間策略。

“在蔡氏接手公正黨柔州主席后,公正黨一些領袖就採納巫統和國陣的言論,不斷攻擊行動黨為‘華人沙文主義政黨’,蔡氏正是此番言論的幕后黑手,有計劃性的分裂柔州民聯。”

鍾少雲:具君子風度 蔡不會施壓逼讓位

柔州選舉局主任鍾少雲說,蔡銳明具有君子風度,不會向行動黨柔州主席巫程豪施壓,讓出席位!

他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說,巫程豪已多次向他反映,有關席位談不妥的情況,他已傳達給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要求儘早解決。

“巫程豪不必公開要求安華擔任公正黨柔州主席,因席位的分配,最終也交由黨中央決定。”

鍾少雲也是公正黨副總秘書。他透露,柔州公正黨及行動黨,早前是對峇吉里及昔加末,這兩個國會議席談判,之后是昔加末和振林山選區,但現在沒下文。

針對柔州民聯矛盾白熱化,柔州或出現三角戰的可能性,他堅稱,民聯3黨立場明確,鐵定不會出現三角戰,除非退黨辭職,以獨立人士身分競選。

對柔州民聯在大選來臨前的關鍵時刻爆發矛盾,他相信,這並不會影響柔州民聯在來屆大選的勝算,因選民思想已強烈要求國家形成兩線制。

民聯協議議席 公正黨11民行7伊黨8

民聯3黨協議,來屆大選,公正黨將角逐柔州11個國會議席、行動黨7席、伊斯蘭黨8席。

巫程豪說,根據最新安排,公正黨將上陣地不佬國席,而該區是非馬來選民佔大多數的選區,也是馬華選區,因此,蔡氏指責行動黨及伊斯蘭黨不安排該黨上陣馬華選區的說法,是不確實的攻擊。

“此外,在協議下,行動黨將上陣振林山國席,理由是該黨在該區的服務歷史及有穩固的基層組織。”

“同時,行動黨建議,伊斯蘭黨讓出地不佬國席下的優景鎮州議席,讓公正黨上陣;公正黨交回原先在新山國席下的丹絨布蒂里州席予伊斯蘭黨。”

另外,他說,行動黨也建議伊斯蘭黨,讓出多一些州選區予公正黨,以達3黨平衡的局面。

他說,然而,蔡氏不斷否決其他2黨的公平獻議,包括否決在新山國會選區下,由行動黨上陣士都蘭州議席、伊斯蘭黨上陣丹絨布蒂里州議席,而公正黨上陣新山國席的建議。

要求安華或旺姐接任

巫程豪要求人民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或主席拿督斯里旺阿茲莎,接手公正黨柔佛州主席一職,取代現任主席蔡銳明。

他在文告中提及,民聯下達緊急計劃,將柔佛州列為“前線州”,以達入住布城的目標。

“也因如此,為讓民聯順利在柔州奪下更多席位,民聯中央必須有緊急計劃調整作戰方式。”

他說,蔡銳明曾公開發表,指公正黨在柔州獲分配的11個國會議席沒有勝算,對此消極態度,他感到遺憾。

“最近刊登于新聞門戶網站的新聞,也提及蔡銳明攻擊柔州行動黨和巫程豪的內容,蔡氏行為意圖挑撥3黨之間關係。”

他認為,有關報道不但嚴重誣蔑他和柔州行動黨,更進一步挑撥民聯3黨的關係。

曾協議交替上陣振林山

行動黨曾在1995年出戰華人選民佔多數的振林山國會選區,並與已故的公正黨柔州前主席拉薩協議,交替上陣,巫程豪澄清,振林山並非是公正黨的傳統選區。

巫程豪說,1995年大選時,行動黨基層支持拉薩阿末上陣振林山國會議席,因拉薩是位受各黨尊重的反對黨領袖。

1999年大選前夕,巫氏和時任柔州行動黨副主席陳漢明,前往與拉薩見面,要求讓行動黨上陣振林山國席,拉薩一口答應,當時是由行動黨的諾曼上陣。

2004年,在拉薩要求下,行動黨讓出振林山國會選區給公正黨,議決過后來年大選,再讓行動黨上陣振林山國會選區。

“但拉薩于2007年去世后,振林山國會選區交替上陣的協議被漠視。”

他說,如果2008年由行動黨上陣振林山國席,民聯很可能已贏下振林山國席。

要求讓出峇吉里或昔加末 蔡要在安全區上陣

巫程豪爆料,蔡銳明多番施壓,要柔州行動黨讓出峇吉里或昔加末國席,作為交換振林山國席的條件,無非是為自己尋找“安全區”上陣。

巫氏週一發文告,呼籲蔡銳明停止指責民行“高傲”,實際上,蔡氏更應自我反省高傲態度,包括在民行領袖面前,自稱峇吉里是其“地盤”。

“蔡氏不可一世、蓄意誣蔑行動黨的態度,是造成他不受行動黨上下歡迎的人物。”

他提醒各方,雖然國陣最近宣佈,峇吉里、昔加末、居鑾、振林山國席是“國陣黑區”,其目的是要把行動黨當作攻擊目標,達到分而治之。

根據獨立民調,朝野在上述地區,各有35%至40%支持者,20至30%選民處于觀望。

“這些選區不是行動黨穩贏的選區,更不是蔡氏所形容,是行動黨的”鮑魚區”,在此,我勸告蔡氏不要抱著高傲的態度來應戰強大的國陣。”

奧斯曼促巫蔡息爭

伊斯蘭黨柔州及百萬鎮公共投訴主任賽奧斯曼說,現在不是鬧分裂的時刻,柔州民聯3黨應團結一致,對抗國陣。

他勸請,巫程豪及蔡銳明應停止為議席分配問題,而出現鬧分裂的情況,以免事件越演越烈,影響柔州民聯的團結。

他認為,議席問題交由黨領袖分配及決定,柔州民聯領袖無須為議席分配問題,引起紛爭,以免影響柔州民聯在來屆大選的勝算。

巫程豪:為保柔民聯勝算 不怕被紀律對付

(拉美士18日訊)行動黨柔州主席巫程豪指出,他發表如此激烈的言論,是針對個人,並非針對整個人民公正黨,也準備面對黨的紀律行動。

他說,不希望因領袖的個人問題,導致整個柔州民聯分裂,最終影響來屆大選的勝算。

巫程豪今午在昔縣三合港召開記者會時,受詢及有關言論會否淪為國陣攻擊民聯的“武器”,他回應說不會。

他說,因有關言論只是對個人領袖的評估,不希望柔州民聯像國陣一樣一黨獨大,更把問題掃入地毯。

他說,雖然柔州民聯3黨多年來都有不同聲浪,但都會互相關照。

“從1998年參與柔州的選區分配談判至今,各友黨都保持互相關照的態度及考量選區的勝算。”

他說,行動黨從來沒要求在華裔選民較多的選區上陣,因柔州僅有文打煙州選區擁有70%華裔選民,其余都是50%左右華裔選民的混合區。

“民聯在柔州栽培不少各族候選人,希望選民能不分種族支持民聯候選人。”

出席記者會者有行動黨柔州社青團副團長林永源及拉美士國會選區協調員拉馬克里斯南博士。

巫程豪橫幅被掛“拖鞋花環” 傳嫁禍不成反釀決裂

報導:鄭慶勵

(新山18日訊)有網友指巫程豪賀年橫幅遭掛上“拖鞋花環”,導致行動黨和公正黨決裂!

自大年除夕及年初一,巫程豪就開始在面子書上放話,指民聯內部出現紛爭,更直言有人逼他讓出峇吉里國會議席,交換振林山國會議席。

昨日有面子書網民爆料,巫程豪位于士姑來的賀年橫幅被掛上“拖鞋花環” ,是有心人士欲嫁禍給敵對黨(國陣),結果栽贓不成功,行動黨和公正黨關係鬧得更僵。

網友劉均說,柔佛行動黨與柔佛公正黨因議席分配不均,導致不和越演越烈,柔佛公正黨領袖蔡銳明也因此對巫程豪的態度不滿,雙方關係鬧得非常僵硬。

他說,巫程豪也對橫幅被不明人士套上“拖鞋花環”非常不滿,並懷疑有心人士想借此機會栽贓敵對政黨,趁機收“漁翁得利”。

此外,也有網民在巫程豪的面子書上留言,懇切希望行動黨和公正党領袖,坐下好好談,一人讓一步,不然很多支持者會失望。

巫:蔡氏離間民聯3黨

巫程豪澄清,他和蔡銳明並無個人恩怨,身為民聯新人的蔡氏,卻不尊敬柔州民聯3黨一路來的密切合作關係。

巫程豪指出,自1995年至2008年,柔州民聯各友黨都能順利地在州級領導達到共識,柔州行動黨在達致共識方面,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他說,該黨起著照顧友黨地位和平衡實力的角色,並舉例行動黨在90年、95年及99年上陣東甲州議席,而行動黨在2004年讓出東甲州議席,由公正黨上陣。

“2008年大選,在柔州行動黨要求下,伊斯蘭黨基于友好合作關係,讓出禮讓國會選區給行動黨,東甲州議席則作為交換,各方都對該安排滿意。

他說,蔡銳明篡改歷史,指僅有該黨曾在振林山區上陣,否決行動黨和人民公正黨的協議,蓄意模糊視線。

他對蔡氏一再向媒體洩露不確實的柔州民聯“內幕”談判,感到不滿,並指蔡挑撥和離間民聯3黨關係。

Advertisements

19 thoughts on “巫程豪: 无法和太上皇合作!

  1. 巫程豪爆料,蔡銳明多番施壓,要柔州行動黨讓出峇吉里或昔加末國席,作為交換振林山國席的條件,無非是為自己尋找“安全區”上陣。

    巫氏週一發文告,呼籲蔡銳明停止指責民行“高傲”,實際上,蔡氏更應自我反省高傲態度,包括在民行領袖面前,自稱峇吉里是其“地盤”。

    “蔡氏不可一世、蓄意誣蔑行動黨的態度,是造成他不受行動黨上下歡迎的人物。”

    • Ubah oredi wrong long time don’t support anymore dap they just wan power for themselves they can betray our culture and religion freedom

      • I m fed up with all these PR supporters who behave like samseng. Hey, ubah bear in mind we have our future in Malaysia at stake, it is not like supporting any football team!

  2. we want change! and i think Najib is making the change, good job performance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xiamen univesity, lego land, KL-singapore bullet train etc

  3. 18年前,我从海外搬回马来西亚,由于善未熟悉环境,就先在吉隆坡市中心的酒店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每天上下班都得利用公共交通,而最大的问题就是徳士。繁忙时间,下雨时,交通阻塞时,在巴生河流域是很难找到徳士的。截停了德士,还得看司机脸色,远的不载,近的也不载。然后,有的司机不用里程表,就算用了,他们的里程表跳动速度恐怕还快过乘客的心跳率;再不然,上了路,司机就懂得绕大圈了。

    有一次,我从吉隆坡市区到白沙罗高原,以当时的收费,一般上只是7、8令吉而已,可是里程表却显示30多令吉,当我向司机抗议和理论时,竟然被他讥笑没钱别搭德士。到了办公室,打电话投诉,却被个个政府部门推来推去,本来不是很生气,可是,众多政府部门,却没有一个能够负责地接受我的投诉,这才是令我最愤怒的原因。

    更奇怪的是,我曾经到过中国、香港、新加坡、澳洲、英国、法国、泰国、甚至是南美洲国家、等等城市工作和旅游,从来不需要在机场、火车站或旅游景点购买德士车票。可是,在我们马来西亚,在机场、火车站或旅游景点,旅客都得凭票上德士,这证明了什么?是当局为了保护旅客的权益吗?还是仅仅德士这行业都不能管理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18年就过去了。吉隆坡德士服务有进步吗?媒体上的报道,已经让人们知道糟糕的吉隆坡德士服务是如何闻名于世了。

    在吉隆坡住久了,对交通阻塞也厌了,我就喜欢利用德士和轻快铁来往市中心和办公室。渐渐的和司机就谈多了,知道他们的处境。在众多德士司机中,少数是拥有个人德士执照的。过去国阵政府很少颁发个人德士执照,得来不易,这些司机很珍惜,所以也很安分守己。

    而马路上大多数德士,执照却是属于公司的。一般上,这类德士还是有分别的。根据车子的状况,如果车厢是整洁,没有烟味的,通常都是司机自己贷款买来的。司机们每天都得从收入中拿出50令吉来缴付执照租金。即使是车祸了,车子抛锚了,司机还是得缴付执照50令吉租金。几年后,公司拿回执照,司机只能保留车子。这类德士的服务,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我最讨厌的德士是那些执照和车子都是属于公司的。这类德士,车子的状况和车厢,通常是差强人意。司机如果不是不按里程表收费,就是按里程表再加多5到10令吉。当然,乘客也别指望司机的态度了。对于这类德士,我是退避三舍,宁肯再多等一点时间。

    说到德士公司,这令我想起了9年前的新加坡经验。当时,我出差到客户的工作地点,因为项目的需求,经常在办公地点待到深夜。记得第一次拿起桌上的电话叫德士时,电话一接通,对方就问我是不是Mr Lim?是否要辆德士去宏茂桥?我有点奇怪对方怎么知道这桌上分机是属于Mr Lim?又怎么知道他是住在宏茂桥?于是我先说我只是利用同事的电话分机,想要到市区的酒店,接下来便问她怎么知道这是Mr Lim的号码。原来,新加坡的德士公司很早就实施客户关系管理系统(CRM),根据来电显示(Incoming Caller ID)来追踪乘客的以往记录。这不只是一种提高效率的工作,也给客户一种亲切的服务。

    我们马来西亚的德士公司可曾为乘客提供如此优质的服务?我想,如果德士公司对一些基本规律例如:过滤司机背景、审核司机没有罪案记录、确定司机没有代人租接、等等都没有尽责,要他们实施客户关系管理系统根本就是奢想。在国阵这些政棍的治理下,这些出租德士执照的公司真是有利可图。

    一个差劲的政府,连公共交通都没法管理,衍生出来的就是不断出现的德士罪案,类似最近发生的美国游客被掳后強姦事件,在过去几年就连续发生:

    2012年,一名少女被3男掳姦后,搭德士又遭非礼。
    2012年,快餐点助理经理险被德士司机强姦。
    2011年,一名越南女子被德士司机强姦。
    2011年,夜店女侍者搭德士被轮姦。
    2010年,德士司机强姦并利用手机拍摄过程。
    2009年,华裔女子被德士司机载到冼都偏僻地区强姦。
    2009年,一名女中学生在德士內被强姦。

    国阵政府能解决问题吗?我想,时间已经证明一切,更何况,是谁垄断了德士执照?

    一个贪腐的政权,为国家经济、治安、等等民生问题所造成的伤害是何等严重。各位读者,无能和贪污是不能改良的,别相信国阵的转型,在即将来临的大选,选择改朝换代吧。

  4. 现在看新闻一直看到谁谁谁拿多少个A,什么什么,怎样怎样厉害什么的。
    多一阵,我们就会看到,谁谁谁有多少个A可是进不了本地大学,如何又给外国收留。

  5. 看了国际组织对砂劳越贪污做的专题报道,我就是忍不住漏夜写了这篇文章,谈谈大马三怪:马、鸡、白。

    对了,没有错,你们猜对了!马,鸡(吉),白分别代表了马来西亚13届大选即必除的"三害",他们就是马哈迪、纳吉(鸡)和白毛泰益。

    先说第一害,老马。

    马哈迪是马来西亚任期最久的首相,任期横跨两个世纪共22年。任期内,造了了第一辆国产车,建了最高的双子塔,建了东南亚第一座F1赛道-雪邦赛道,还有很多很多念不出名字的“第一”工程。可是,为了这些沽名钓誉的第一,就算你出生到现在没踏上双子塔和雪邦赛道,你也得为这些第一背负着上千亿的国债。

    欠下巨款也已经人神公愤,马老头还在任期内实施许多祸延几代的政策,其中要数私营化和马来股权保护政策祸延最深。这些政策美其名说是提高土著的竞争力,可实际上却是为了自肥少数如赛莫达的朋党企业,过半的土著现在还活在赤贫线下。

    贪污滥权还不够,为了巩固政权巫统的一党专政,还不惜派送身份证给支持国阵的外来移民。根据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不管你是黑猫白猫,只要宣誓大选必投国阵,大马身份证就唾手可得。可怜那些南来在大马生活了一辈子的公公婆婆,为了通过无数次苛刻又无理的面试,天天在苦背马来单词,练唱国歌。偏偏命运就连外劳都不如,到棺材板被钉上的那一刻,都不能让“染红”的身份证变蓝。

    贪污、滥权、出卖国籍样样齐,荣登大马第一害,确实是当之无愧。

    第二害,纳吉。

    纳吉任职第六任首相之前,曾担任副首相和国防部长。期间,不但闹出了无数的国防丑闻,还惹上阿旦杜亚炸尸案。纳吉的近身保镖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从军库拿出C4炸弹干案,过后轻易的把阿丹杜亚的出入境纪录轻易删除。如果你相信,一个只是打工领月薪的保镖,单纯为了个人恩怨,而大费周章杀掉一位身份敏感的人,我只能说你比阿娇更傻更天真。

    担任首相后,还不避险的放任夫人无节制的挥霍,除了驭妻无术之外,最大的原因是他根本不当一回事。太子出生的纳吉,父亲贵为第二任首相,除了平时鲍参翅肚吃到吐,就连衣裳都是裁缝师上门量身定做。区区几千万的钻戒包包手表衣裳,他怎么会放在眼里?

    老婆乱花钱我们管不了,但纳吉乱花公币我们总算可以管了吧。很可能即将成为末代首相的纳吉,就算国债高居不下,还要强行拿国库的钱为国阵涂脂抹粉。一个大马援助金,满街的广告牌和上千万聘请国外的顾问,那一个不是在乱花我们人民的钱?

    纳吉不除,国库迟早被掏空,人民迟早都得吃草。当选第二害,实至名归。

    第三害,大鳄白毛。

    为什么会在白毛前面加“大鳄”两个字?因为,白毛泰益比起前两害,可恶得连涂脂抹粉的功夫都省下,赤裸裸的表现出贪官的傲慢。

    虽然砂劳越贵为全马最大、天然资源最丰富的州属,可是这里除了贪官越捞越富有,人民却是越来越贫穷潦倒。泰益贪污得来的木桐、土地、家族企业、瑞士银行里的天文数字,就算这些全部都铁证如山,他都不屑一顾。只因为他在那里当了三十年的土霸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连巫统都要忌他三分。

    而且,砂劳越大部分土地被白毛一人独占,白毛喜欢伐木就伐木,喜欢建水坝就建水坝。人民忍气吞声之余,还要被逼迁和收下微薄的赔偿金。可是,偏偏资讯不足和缺乏政治教育,导致每次大选只要送来一些食粮发电机,就把宝贵的选票双手奉上,仿佛上辈子都欠了白毛。

    这些年来,贪污水平已经达到了“国际顶尖”的标准,这也难怪会被国际组织盯上。而这三害的贪腐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受8000亿马币的黑钱流失海外。8,000,000,000,000马币不懂有多少钱?如果用来平均分给2500万的大马公民,大家均可获得32,000马币;用来偿还国债,可以连本带利换两次都绰绰有余;全免教育直到博士课程都不再是梦。

    人民时常会怀疑民联要如何找那么多钱,实施一连串的扣税和惠民政策。其实,民联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就是胜选后封锁所有机场和船只,截停所有输出海外的巨款。还有,对这三条大鳄和其部属进行最严紧的审讯和调查,任何不明来历的金钱都全数充公。虽然不太可能全数找回,不过至少能够把这“黑金帝国”永远送进历史教科书,让我们的后代不再受贪污的折腾。而充公回来的钱,像雪州槟州吉兰丹州一样回馈人民,壮大国库。

    而马、鸡、白将用来命名马来西亚甚至是亚洲第一座贪污博物馆,教世人通过历史的借镜,警惕自己从此拒绝贪腐。

  6.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284335?tid=2

    (新加坡23日訊)儘管經濟展望不明朗,但市場對新加坡大學畢業生需求仍強勁。最新的數據顯示,新加坡3所公費大學去年的畢業生就業率高達91%。和前年相比,畢業生去年中位數起薪也提高,從3千新元(7千500令吉)增至3千零50新元(7千625令吉)。
    與以往不同,新加坡國立大學、南洋理工大學和新加坡管理大學去年首次聯合展開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和起薪調查,教育部昨天在網站公佈調查結果。
    3所大學中,唯有南大的整體畢業生就業率提高,從2011年的90%升至92%;國大畢業生就業率稍微下降0.5個百分點;新大畢業生就業率則連續兩年下滑,跌至91.7%。
    新大平均起薪創新高
    不過,去年新大畢業生的平均起薪再創新高,達到3千395新元,刷新前年3千388新元的紀錄。國大和南大畢業生去年的平均起薪也提高,分別為3千249新元和3千239新元。
    這項調查問卷共發給1萬4千零67名畢業生,有73%的畢業生接受調查。其中,參與調查的9千668人去年畢業。調查中的就業率,指的是在畢業半年後找到工作的比率。
    另外,有550名在2011年畢業的國大、南大和新大校友也參加調查。他們畢業自建築系、生物醫藥科學系、法學院、醫學院和藥劑系。這群學生在畢業後得先取得專業資格或完成實習才成為正式員工。他們的整體就業率達到98.6%,中位數月薪為4千500元。
    若比較不同科系畢業生的中位數起薪,法學院畢業生明顯較高。無論是國大或新大的法學院畢業生中位數起薪均為5千元。
    緊跟在法學院畢業生之後的是醫學院畢業生,據國大的數據顯示,醫學院畢業生的中位數起薪是4千900元。至於南大,宇航工程系畢業生的中位數起薪最高,達3千500元。

  7. 林冠英說:“鄧回“老巢”我棄國應戰”
    國內 2013-03-31 17:28

    林冠英(左)在上台演講前先閱讀《星洲日報》的報導,在旁的夫人周玉清也被內容吸引。(圖:星洲日報)

    (檳城31日訊)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對檳州國陣主席鄧章耀開出“反條件”,只要鄧章耀宣佈重回“老巢”到巴當哥打區上陣,他將放棄攻打國會選區,只競選州議席,到巴當哥打對壘鄧章耀。
    林冠英說,鄧章耀昨日設的條件荒謬且“無腦”,擺明是設陷阱,阻止他在全國扮演行動黨全國領袖的角色,不讓他在檳州外領導行動黨及全體馬來西亞人。
    鄧章耀故意歪曲事實?
    “明明是他自己先下戰書,鄧章耀真的如此健忘,還是故意歪曲事實?”
    “我也不明白我國州兼打,會如何影響我們兩人在巴當哥打競選,但為了表示誠意,並促成巴當哥打的對決、不讓鄧章耀對他自己下的戰書反悔,這將是我最後的讓步。”
    他說,如果鄧章耀重回“老巢”到巴當哥打這個對方曾競選三次(1995年-2008年)的選區上陣,他將只競選州議席。
    “我將會向行動黨領導層反映我不競選國會選區的意願,雖然這是他們對我身為民主行動黨秘書長的要求。”
    不攻巴當哥打一切免談
    他說,如果鄧章耀不願意在巴當哥打競選,那麼一切免談。他不會再浪費時間,因為行動黨已經揭穿對方只不過是巫統的傀儡、只會玩弄幼稚的政治遊戲。
    林冠英今日為行動黨亞逸布爹競選中心主持開幕禮時發表上述談話,出席者包括檳州行動黨主席、巴當哥打區州議員兼丹絨區國會議員曹觀友。
    提供清楚選項
    人民要能領導的首長
    林冠英說,這場選舉的選擇很明確,人民到底要一個領導人民的首長,還是一個躲在巫統背後領導人民的首長。
    “這場選舉為人民提供了清楚的選項,他們要選的是朋黨領導的巫統和國陣政府,還是以民為本、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他說,這也是有關兩個陣營的政策競爭,一個是縱容貪污,另一個是相信秉持能幹、公信及透明施政的廉潔政府,能夠表現得比貪污政府更好。
    “這場大選是至關緊要的,它關係人民必須做出明確的選擇。因此,這場選舉是思想、理想、原則及政策的競賽場,人民必須決定到底是民聯還是國陣能許檳城一個更好的未來。”
    若到巴當哥打對壘鄧章耀
    仍關心亞逸布爹選民福利
    林冠英感謝亞逸布爹區選民這5年來給予他的支持,他說若他到巴當哥打區對壘鄧章耀,心中仍會關心亞逸布爹選民的福利,而且與他對換攻打亞逸布爹區的曹觀友是最佳替代人選。
    林冠英要告訴鄧章耀,別以為他在鬧著玩,對方不接受,就是“縮頭烏龜”。
    “他(鄧章耀)開出無腦的條件,講歪論要逃避,但我們不會給他閃,不會讓他逃!”
    林冠英向今日出席儀式的支持者解釋,由於行動黨不想讓鄧章耀“逃走”,才會做此決定。出席者則以掌聲和歡呼聲來支持林冠英的決定,也顯示他們對曹觀友的歡迎(攻打亞逸布爹州選區)。
    對決前預設條件
    ‘鄧章耀有意做逃兵’
    林冠英相信,鄧章耀有意做逃兵,不願在巴當哥打競選。
    “很明顯地,他不願意在來屆大選和我‘王對王’、‘硬碰硬’。在與我對決前,他竟然預設條件,簡直食言,還說甚麼‘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也顯示他要避開在巴當哥打上陣。”
    他說,作為領袖要身先士卒,而不是膛乎其後,檳州首席部長必須帶領人民,而不是躲在巫統背後。
    “如果鄧章耀不願意展現勇氣和領袖氣度,重回老巢巴當哥打競選,並且任由巫統安排在哪裡上陣,那麼,‘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這種話是毫無意義的。”
    他說,每個人都知道鄧章耀能夠坐上檳州國陣主席職位,是巫統和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選擇,不是民政黨的首選。對方既不是民政黨主席,也不是民政黨檳州主席。
    點名顏炳壽應戰
    “顏黨職比何高”
    針對記者問到,為何宣佈升旗山國會議員劉鎮東在來屆大選時南下攻打居鑾國席,點名馬華應該派出顏炳壽應戰,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今天在檳城解釋,儘管居鑾現任國會議員是高教部副部長何國忠,但顏炳壽是馬華副總會長,黨職較高,應該由顏炳壽應戰。
    他說,顏炳壽是否要接受挑戰,就要看他是否有骨氣,他也“提醒”顏炳壽不要當政治逃兵,要上陣就應該到居鑾去。
    曹觀友:只是普通競選
    過去4戰役沒人開條件
    曹觀友說,之前行動黨領袖對壘國陣領袖的戰役中,並沒有人開出任何條件。
    鄧章耀昨日說,1986年林吉祥對壘許子根;1990年林吉祥對壘林蒼祐;1995年林吉祥對壘許子根;1999年林吉祥對壘謝寬泰及丁福南,這4場戰役都由行動黨決定,在這場較量(林冠英對壘鄧章耀)中,理應由國陣決定條件,這將是一個4比1的決定,才算是公平。
    不過,曹觀友今日反駁鄧章耀開出條件的基礎,他說在上述4場戰役中,行動黨和國陣雙方都沒有人開出任何條件,只是普通的一場競選,林吉祥攻打,國陣領袖就應戰。
    他諷刺民政黨領袖一代不如一代,現代領袖還需開出條件。
    “當年他(鄧章耀)在巴當哥打對壘我時,又不見他向我開出條件,限制我只可以打州議席,不可以打丹絨國會議席?”

  8. 廖中萊:稀土廢料囤積夠了才運出國
    國內 2013-03-31 11:02

    (彭亨‧文冬30日訊)衛生部長拿督斯里廖中萊表示,關丹萊納斯稀土廠目前的運作屬於調整狀況,所生產出來的廢料不多,一旦累積到一定的數量,才會製成副產品運出國外,這也是白紙黑字列明,否則政府絕不會妥協。
    他表示,如果萊納斯不遵守法律,政府肯定會採取嚴厲行動,甚至關閉工廠。
    廖中萊今日下午在文冬英雄花園拿督公祠塔香棚啟用儀式上致詞時,也促請公眾不要聽信有心人的煽風點火。他也撥款5千令吉給該祠。
    他說,內閣已經委任專人嚴厲監督萊納斯稀土廠的運作,而衛生部,環境部和各相關部門也會監督,確保該廠遵守法律,保障人民的安全。
    他說,身為衛生部長的他不會讓一間工廠毀掉整個彭亨州。

  9. (柔佛‧古來3日訊)夜市集出現拐帶小孩的集團?一名4歲男童昨晚與外祖父母一起到加拉巴沙威逛夜市時,遭一名同族婦女“順手"牽走,幸被外祖母及時發現而將孫子牽回來。
    男童的父親告訴《星洲日報》,他的岳父母是於昨晚約7時,帶他的兒子到沙威萬誼花園逛夜市,當岳母在其中一個攤位選購物品時,突然發現孫子被一名年逾40歲的女子牽走,她馬上前牽回自己的孫子。
    婦女稱牽錯人
    他披露,兒子及岳母似乎被人施了邪術,岳母在牽回孩子時,對方只表示“對不起,牽錯人。"“我的岳母在拉回孩子後,也傻傻地站在那裡等那名婦女離去,沒有責罵那名婦女。"他說,他兒子今年已4歲,雖然平時比較頑皮,但不會這樣莫名其妙地隨便跟陌生人走,而且兒子被問及為何會跟有關婦女走時,他也說不出所以然。
    他披露,那婦女頭髮長且直,希望帶孩子外出的家長提高警惕,不要讓歹徒有機可乘。
    面書發佈消息警惕民眾
    另一方面,這名孩子的母親也於較後在面子書上發佈消息,指夜市最近可能出現拐帶小孩的集團,促請大家注意。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286493?tid=1

    治安败坏,谁应负责?

  10. (吉隆坡3日訊)人民進步黨(PPP)主席拿督斯里卡維斯表示,生活在馬來西亞的華裔其實沒有面對很大的問題,比起巫裔和印裔,華裔可說是三大種族中最幸運的族群。
    “我的看法是,這裡的華裔對政府提出太多要求,事實上,國陣政府對每個族群包括華裔都很公平,你說要保留華小或淡小,政府都沒有阻止,但是他們可有感到滿足?”

    嘴巴讲得好听!小学而已?关丹独中怎样了?
    不仅如此,连拨款都不公平!

    他說,華人對政府提出很多訴求,往往都如願以償,不管是教育還是商業,很多時候反對黨和他們嗆聲,可是華人依然盲目地支持反對黨。
    “政府為了爭取華人的支持,一一滿足華人的要求,包括華小,甚至也沒有阻止一些華小建到好像大學院校般宏偉。”

    凸!钱是我们捐的啊!

    未阻華裔成億萬富家
    他指出,政府完全沒有阻止華小發展,也未限制它開班;不但如此,政府也未阻止華裔成為億萬富家,丹斯里謝富年發展雙威廢礦湖、丹斯里陳志遠發展DIGI電訊公司、已故丹斯里林梧桐要取得雲頂賭場執照等,政府都沒有阻止,還有多間銀行是華裔企業家擁有。

    不要拿个案来讲。
    现在人家都是讲均富的。自己制造了M型社会还在那边车大炮!脑残!

    “可是,華人依然不滿足,不高興。再看看國內的銀行業,華人甚麼都有了,你還想投訴甚麼?華人要當首相嗎,是不是要等到有一天林冠英和林吉祥兩父子做首相和副首相,華裔才真正滿足?”

    好啊。他们做最好。能者为之。
    难道因为垃圾是2任首相的儿子就做?
    难道因为西山是3任首相的儿子就做?
    喂!现在是民主社会喔!!!

    他認為,華裔本身一直要求很多不屬於他們或不符合資格的東西,事實上他們已經是要甚麼有甚麼。
    提到公共服務局每年發放的大學獎學金,總有華裔和印裔投訴固打比土著同族少的問題,卡維斯說,華印裔雖然高喊不公平,但事實上政府還是有給他們,只是他們嫌少,要爭取更多而已。

    吊!!!不管大学入学标准,还是公务员招聘标准。你们有公开吗?
    有!!皮肤咯!!
    真他妈的连泰国人都是土族!!

    “你知我在太平區協助過多少學生取得公共服務局獎學金唸醫學系?到頭來他們還是沒有把票投給國陣。”

    要认识你才有,不认识你可以吗?这种就叫不公平!懂吗!!!

    華人覺得政府給的還不夠
    他表示,這是不知足的問題,華人始終覺得政府給的還不夠,但實際上是永遠都滿足不了他們。
    “你今天多給了他們一點,他們還是會覺得不夠,可是政府扶助土著難道有錯嗎?當年我的祖先從印度飄洋過海來馬來亞,也是為了求存,他離開印度有錯嗎?”

    政府扶助土著没有错,错的是有人滥用职权!!
    假借辅助为名,真自肥为实!!

    若來屆大選續海嘯
    大馬會完蛋國人將分裂
    卡維斯表示,我國人民經過308大選洗禮後不再團結,如果來屆大選繼續有308海嘯的成績,馬來西亞就會完蛋,國人將永遠分裂。
    “很遺憾地,308大選後,人民的團結精神已經消失,公正黨和伊斯蘭黨分裂了馬來人,行動黨也合夥公正黨分裂華人,淨選盟運動更是分裂了全國,印度人如同一盤散沙,所以湧現很多捍衛印裔權益的組織,包括製造很多問題的興權會。”
    大馬走向“不團結”道路
    他說,馬來西亞正在走向“不團結”的道路,並且還去到很遠的程度,是時候把它糾正回來,而唯一的做法就是投“穩定”票,國陣可能不是最好的選擇,但現階段還是國陣最好。

    不要和我讲什么团结不团结的。现在要连饭都吃不饱了,还是没屁团结!

    “國陣執政時期,各族人民雖然有歧見,但還能團結一致;可是因為反對黨的表現好一點,導致人民在2008年大選時給予他們大力支持,然而人民之間的團結精神蕩然無存。”
    卡維斯提醒國內選民,如果人民想在來屆全國大選改朝換代,就得作好心理準備,包括國家政局隨時陷入不穩定狀態至少長達二三十年。

    现在还不够乱啊!吊!!!
    治安这样差了还不够啊!!给你们带才倒退!!
    我反而觉得是会突飞猛进二三十年。。吊!!!!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286483?tid=1

  11. (檳城7日訊)大馬年輕企業家劉特佐說,近數年,國內種族、宗教等日益兩極化,加上有些不負責人士散播仇恨的種子,還有部份另有企圖的人士,在社交網絡發表有損道德價值觀的粗糙談話,影響馬來西亞在國際的形象。
    他認為,這已連累馬來西亞發展的前景,而迫切需要推廣和諧共處,塑造繁榮的馬來西亞思潮。
    因此,他說,他將協助檳城一馬福利俱樂部於本月20日晚上,在韓江中學草場舉辦國際巨星慈善演唱會,同時也展開慈善的籌款活動,捐助州內慈善機構作為活動基金,讓社會不幸人士感受社會的溫情,塑造一個愛心的馬來西亞社會。
    林憶蓮林子祥葉倩文助陣
    向來低調,行蹤備受注目的劉特佐,今日接受星洲日報獨家專訪時說,他感到慶幸的是,在國際間遇到許多貴人的相助,不但使他投資順利,也可應用其能力在檳州協助年輕一代,推廣正確的家庭價值觀,文化藝術、慈善、敬老尊賢、勤奮及團結的活動。
    他說,至今答應前來演唱的亞洲歌手有林憶蓮、林子祥、葉倩文、巫啟賢、馬來樂壇天后寧拜祖拉(Ning Baizura)及西拉(Shila Amzah)。國際巨星方面,則有美國葛萊美音樂成就獎(GRAMMY AWARD)得獎人喜哈紅星史威茲畢茲(Swizz Beatz)、說唱歌手鮑斯達拉米斯(Busta Rhymes)。
    劉特佐說,演唱會的舉行可讓不同種族、年齡及性別的民眾,在熾熱的大選競選期間,以輕鬆心情來欣賞高水平的演唱會,展現一個穩定、和諧及和平氣氛的社會。
    朋友介紹認識江南大叔
    劉特佐主要是在國際商業領域活動,常赴歐美、中東及亞洲國家處理投資的事務,身為馬來西亞人,特別是檳城子民,他表明關心馬來西亞及檳城社會發展,有必要時就履行企業社會的責任。
    他說,他在國際商業活動,認識不少的著名巨商,以及國際娛樂圈內的紅星,其中是通過朋友的介紹,初識了風靡全球的韓國江南大叔朴載相(PSY)。當PSY在農曆正月初二在韓中草場演出騎馬舞後,他與PSY不是很熟,但一起用餐,是抱著“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的態度,招待遠方的客人。
    他說,基於覺得有責任應用其在國際的經驗及影響力協助馬來西亞社會,因此,當檳城“一馬福利俱樂部"負責人與他接觸表示要舉辦國際巨星慈善演唱會時,他一口答應協助。
    他說,該組織即刻展開籌備,在韓中草場舉辦上述盛會,目標為10萬人。
    友情超越金錢美國巨星免費登台
    提到演唱會的經費,劉特佐說,他把演出經費及義款區別開來,避免混淆。歌星演出經費是由資金雄厚的企業贊助,達到一舉兩得的目的,即有關企業可從贊助中推廣其品牌,而演出經費又有著落。
    他說,他極為感激是其建立深厚友情的美國巨星,因這是一場慈善演出,而以友情的身份乘搭本身的專機抵檳免費登台獻唱,這是難能可貴之舉,顯示金錢是次要的,真正友情非金錢所能衡量的。
    至於慈善義演義款的方式,他說,歌迷可通過剪下報章上的演出標誌,並須付1令吉更換入門票,所得款項是作為慈善義款。到時,還會獲得更多的熱心人士,包歌星捐助,捐款全數悉捐予慈善機構。
    今年31歲的劉特佐,早年在鍾靈中學畢業後,繼續在商業系與哈佛大學齊名的美國沃頓商學院(Wharton Business School)深造畢業,現在是國際投資公司主要負責人,業務多元化,涉及房產業、媒體、娛樂界、能源、日用品及其他商業領域目前是EMI亞洲出版公司非執行主席。
    就林冠英言論
    “不知富公子所指何人"
    針對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指檳城一名富公子耗千萬令吉(協助國陣)推倒民聯,劉特佐說,他不知林冠英所指的是何人。
    但是,他說,其祖父今年2月間逝世後,身為檳州子民,他積極推動慈善活動,以改善檳州人民的福利,更重要是促進檳州和平與繁榮,因而希望政治人物也能支持他推動慈善的目標。
    (星洲日報/獨家報導:邱文發)

    http://news.sinchew.com.my/node/287553?tid=1

    这个人钱补补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