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南债务重组真相逐渐浮现 民联涉6亿舞弊丑闻无法解释

(转载自:搜秘网  http://www.souminews.com/node/5334)

 星期二, 09/18/2012 – 10:35 |   童立里

雪州大臣卡立东逃西躲,无从解释达南债务重组中所涉及的6 亿零吉舞弊丑闻,郭素沁和潘检伟自以为把一个谎言说了一百次就可成为真理,但雪州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回民联真的有难了!(童立里)

达南债务重组交易可追溯至2010年,当时民联接收该集团旗下6亿7600万资产以解决拖欠3亿9200的债务。

债主追债,欠债人还钱,本是天公地道之事。尤其是民联州政府成功收回“烂账”,保护人民利益,无可厚非。

然而,雪州民联政府在这宗交易中,却以高于市价的行情收购烂地和空楼,都是难以脱售的不动产。

租用率不到5巴仙的吉隆坡班登大厦5个单位以高于市价327%购入;购买属第三及第四级别的乌鲁岩斜坡地。400英亩中超过55%不能用于发展用途(雪州政府早2009年冻结所有涉及第三级别(25-35度)和第四级别(超过35度)的土地发展计划。在八丁燕带的“水淹地”,其中有80至100尺深度的废矿湖,以及八十巴仙长期积水的达挠布特拉水中地。

单看这几项资产转移的交易,便令人不可思议。针对这些可疑的交易应属谁的责任,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曾出示志期2006年1月12日的文件和2007年3月8日的附加合约,指该交易由前朝州政府所进行,和4年前才执掌雪州的民联政府无关。

可是,自今年7月开始便不断揭露达南交易丑闻的蔡智勇,出示了雪州大臣机构志期2009年7月14日的文件,内容证明雪州政府终止属下子公司与达南之前所签署的所有债务解决协议,并展开全新的谈判。

这就显示,雪州民联政府的确是于执掌雪州后核准,并亲身参与这宗价值6亿7600万零吉的交易。

雪州大臣卡立曾应允将于2010年底在州议会提呈白皮书,让人民代议士们审视,然而时至今日依然悄然无声。

行动党的雪州领袖郭素沁和潘俭伟,曾挑战蔡智勇辩论,蔡氏当时没有应邀。日前蔡智勇使出回马枪,到卡立的国会选区摆辩论擂台,邀请大臣出面辩解,雪州人民希望雪州民联政府掌舵人卡立会到场交待明白;民联支持者都想看看卡立如何驳倒蔡智勇的指控。

可是,卡立却选择做逃兵,反而委派了4个弼马温来守龙门。4名代言人中无一来自雪州议会,让3位民联(公正党+伊斯兰党+行动党)的国会议员和大臣政治秘书来回应州政府最大的争议,根本是越俎代庖。

弼马温们并非代表雪州政府,何来资格解答对州政府的指控?另一方面,为何大臣不从州行政议员当中挑选发言人,向群众作出交待?

因此,不出所料,4人赴会只为上演一场政治秀,但却令人更加怀疑雪州政府在达南土地交易中,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纵观各项事件的发展,蔡智勇依然一口咬定州政府未对涉及的资产进行估价,就全盘接受了达南的建议交易价。

雪州民联政府方面,一味以其所委任的毕马威稽查公司(KPMG) 对达南债务重组,所提供的账目稽查报告作挡箭牌,强辨说这桩交易没问题。

毕马威稽查公司是一间拥有数个部门,包括进行稽查、税务、特别服务以及咨询任务的会计公司,此次负责达南稽查任务的是咨询组。

KPMG 咨询组的执行董事陈秀美在回应相关问题时,指为期一个月的稽查和检视范围,只是稽查交易及相关文件,并没有调查针对雪州民联的相关指控是否属实。

在询及稽查过程中是否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比如涉及的土地资产价值,是否比抵消债务的数额更低,她却简短但肯定地回答:是!

这个答案,已经牵出了达南土地交易的疑窦重重,间接证明蔡智勇的质疑大有依据。

雪州大臣卡立东逃西躲,无从解释达南债务重组中所涉及的6 亿零吉舞弊丑闻,郭素沁和潘检伟自以为把一个谎言说了一百次就可成为真理,但雪州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回民联真的有难了!

安华双重标准,无视达南议题

(转载自:当今大马)
 
  • 黄冠文
  • 2012年9月25日 傍晚7点20分

马华公会新古毛州议员黄冠文讥讽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在评论总稽查司报告延迟提呈国会课题之前却对本身身为雪州政府经济顾问期间,达南白皮书迟迟无法出炉视而不见,他对民联领袖处事都抱持双重标准表示可耻!

他指出,针对总稽查司报告不会与财政预算案一起提呈,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已经做出非常详细和清楚的解释,为了众议员们可以专注于辩论财政预算案而推迟总稽查司报告是无可厚非的一个明智的做法,而不是如安华所说的有其他的隐议程。

他表示,安华身为雪州政府的经济顾问,但是其上任以来却毫无作为,不但完全没有处理雪州出现的贪污舞弊事件,就连牵涉州政府滥用数十亿令吉拯求达南公司的事件也置之不理,他的经济顾问如同虚设。

“雪 州政府一再的拖延提呈达南白皮书的时间,从2010年承诺公开提呈至今却完全没有消息,身为雪州经济顾问的安华也不闻不问,就连雪州大臣卡立也支吾以对, 还无厘头的委任和有关事件完全没有直接关系的3名代言人,说穿了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想要拖延时间,让人民日渐的淡忘有关滥用公款事件”。

他 说,人民已经看穿了民联玩弄政治的伎俩,也非常了解到民联除了为执政州属雪州出现的达南丑闻做掩饰,他们也为了转移财政预算案中央政府将为人民提出的种种 利民惠民措施的焦点,害怕有关的惠民措施将严重的打击来届大选民联的胜算,他们唯有寄望以总稽查司报告里政府出现的行政纰漏,并借机大肆的进行炒作和抹黑 国阵政府,骗取选票。

他挑战安华在雪州达南课题上表明立场,不要莫不吭声,静若寒蝉,不要一味的在国阵中央政府在提呈2013财政预算案的时刻企图转移视线,把人民的福祉当儿戏,安华不但欺骗雪州人民,也让全国人民为他感到可耻!

陳玉康促鄒壽漢停止破壞建校!

董总的过份行为以及无理取闹,让陈玉康都看不过眼了。

大马人民给董总一个反省机会,如果董总依然执迷不悟,他们将会被华社唾弃,遗臭万年,成为一个只会发表破坏言论,却行动上 毫无贡献的反对者,真正的华教败类。

林連玉精神獎得主陳玉康今日促請董總署理主席鄒壽漢停止破壞關丹中華獨中的建校工作,並希望鄒氏反省。

他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大家團結一致把這間獨中建起來。

“復辦關丹獨中工委會只有2年時間來完成建校工作,我們應給予的是支持,而不是破壞或阻擾。”

他今日在此間針對關丹中華獨中的課題,發表這項談話。

董總不讓關丹中華獨中報考統考! 华教的搞屎棍!

华社已经对董总的无理取闹,感到忍无可忍!

从一开始为了本身被董事会踢走而忿忿不平,就滥用董总而诸般阻扰华教新独中的发展,现在竟然无理取闹到不允许关丹中华独中,这种幼稚兼贪图个人利益而不惜牺牲华教子弟的行为,必须受到全体华社的谴责。

大马人民之声鼓励热爱关丹中华独中的华教份子,不要因为董总的无理取闹而感到气馁,毕竟中华独中以及拉曼也是在反对人士的声浪下,一步一步走出一个春天。

董總署理主席鄒壽漢今日強調,若關丹中華獨中堅持以教育部發出的批文作為建校基礎,董總不能承認和接納它是一所“華文獨中",也不能讓該校學生報考統考,以免對國內60所獨中造成無法估計的傷害。

他對星洲日報說,董總不可能承認關丹中華獨中的“華文獨中"地位,也不可能讓該校學生報考統考。

//

他說,若關丹中華獨中的學生要報考統考,該校董事部應把批文交回教育部修改,列明該校董事部擁有主權、並能以華文獨中課程編課、實行“三三學制",以及學生可報考統考。

“穆斯林游行反美国《穆斯林的无知》影片是浪费时间及精力” 行动党犯众怒势必再失马来票

(转载自: http://www.souminews.com/node/5431)

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汉,日前在推特批评穆斯林抗议反伊斯兰的电影《穆斯林的无知》,犯了众怒,他虽然轻描淡写作了道歉,但却被认为毫无诚意。行动党领袖最近频频挑起宗教和种族敏感问题,预料它在来届大选将会大量流失马来票。(吴文康)

行动党高层领袖一而再在推特溜口讲错话闯祸,让该党形象受损,成为敌对党及公众讨伐的对象。

在推特发送推文,与发文告的差异很大,推文往往是逞一时之快,三言两语写下当时的感触,不会用心修饰与推敲用语。

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善伪装,直肠直肚的政治人物最容易露底,让人看透它的真面目。日前,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汉发表“穆斯林游行反美国《穆斯林的无知》影片是浪费时间及精力”的言论。其下场是可以预见的,任何政党皆不会放过这种鞭挞对手的机会。

被穆斯林群起围攻后,倪可汉最终公开向穆斯林道歉,但他仍嘴硬,同时强调,这只是发问,没有任何挑衅或对伊斯兰不敬的意图。

倪可汉这次显然是犯了众怒,在形势比人强的情形下,他虽然轻描淡写作了道歉,但却被各界认为毫无诚意。行动党领袖最近频频挑起宗教和种族敏感问题,预料它在来届大选将会大量流失马来票。

从这起事件中,也让人想起几个月前马六甲州议会,州议员颜天禄向行动党议员周玉清发问有关“小虹”的传闻时,林冠英夫妇大发雷霆,行动党中央甚至下令全党挺林冠英,这也不是倪可汉口中的一道“问题”罢了吗?

针对倪可汉这次的推文事件,行动党持什么立场?该党秘书长受媒体询问时表示不予置评。但伊党选举局主任哈达蓝里则认为倪可汉有行使言论自由权的权利。

哈达是伊党开明派领袖,行动党内竟没有比哈达更开明与坚持言论自由的领袖,而需伊党来帮行动党捍卫言论自由吗?

行动党东姑阿兹退党前,因公开发表不认同净选盟街头示威的言论,而被该党领袖讨伐。这与倪可汉公开表达不认同穆斯林游行反美国影片,有什么差别?两者皆不认同街头示威向有关方面施压的形式,而非其斗争的内容。

行动党因此被质疑在言论自由方面,持双重标准。该党秘书长林冠英对倪可汉推文事件不予置评,作为党的最高领导人,能就此置身度外吗?倪可汉既然已经认错道歉,承认做错事,能完全豁免党纪律处分吗?

首相纳吉显然不认为倪可汉的道歉具有诚意,他认为,因不当言行引起的宗教争端,不能仅以道歉了事,因为凡是因失言或不当行为引起的宗教纷争,并没有这麽容易就能解决。“如果宗教事务这样容易解决,那其它人也可以去破坏、诽谤别人的宗教,然后才道歉。"

倪可汉强调其“发问”无罪论,不也认同颜天禄在州议会的“发问”无罪吗?这真是一道令林冠英左右为难的棘手问题,处理不当,该党将面对本身领袖素质低劣而引发的更多毁灭性“推特口祸”。

Tee Yong issues fresh challenge

The People want to know what is the valuation policy for the RM676 million Talam’s bail out.  Khalid as the Menteri Besar and the mastermind of this bail out should be answerable to the questionable valuation of the lands which are submerged in water and on the hill slope..

Selangor Mentri BesarTan Sri Khalid Ibrahim has been challenged to another round of debate over the Talamgate controversy this time, on policy.

MCA Young Professionals Bureau chief Datuk Chua Tee Yong said the debate would be confined to just that as per Khalid’s request.

“I hereby challenge Khalid to debate on the policies of Pakatan Rakyat-led Selangor Government, including the state’s valuation policy and its policy decisions, particularly in the Talam transaction,” he said in a statement here yesterday.

Chua also questioned whether the Selangor Government would accept the valuation carried out by the Valuation and Property Services Department or private surveyors on the land assets involved.

Datuk Chua Tee Yong

Noting that even though the department had valued the Bukit Beruntung 2 land at RM113mil, he said the Selangor Government had accepted the property from Talam Corporation Bhd for RM345mil.

“This is the rakyat‘s money. As such, there must be accountability,” he said.

In July, Chua had questioned how an exercise to recover RM392mil debt owed by Talam to state-linked companies ended up in questionable deals worth over RM1bil.

The RM1bil deals include Talam assets acquired by the Selangor Government at RM676mil to offset the debt and a RM392mil grant obtained by the Mentri Besar Incorporated to facilitate the debt recovery exercise.

On Khalid’s demand for an apology, Chua said the Mentri Besar was not answerable to him but to the people of Selangor.

“Instead, Khalid should apologise to the rakyat of Selangor for failing to uphold the Pakatan Rakyat’s CAT (competency, accountability and transparency) policy,” he said.

Describing the KPMG Transaction and Restructuring Sdn Bhd report, commissioned by Selangor Government, as merely a “public relations tool”, Chua said until today, the state had yet to clarify if this was an audit, a limited review or an advisory.

The Selangor Government, he added, should take note that companies which had been cleared by auditors could still be hauled up for questioning.

He said KPMG Advisory Unit executive director Chan Siew Mei had also stated that the scope of work was strictly to check on transactions and supporting documents, and not to see if these allegations were true.

Chua pointed out that when Chan was asked if she had found instances in which the value of land assets were lower than the debt it was to offset, she had replied that the “short answer is yes”.

“For all this work, apparently KPMG is paid RM500,000?” he asked.

Selangor Anti-Corruption Movement (GAPS) chairman Hamidzun Khairuddin dared Khalid to pick the time, date and venue for a dialogue with Chua.

“The people want Khalid to answer the questions raised, especially as the answers could not be found in the KPMG report,” he said.

Selangor Barisan deputy chairman Datuk Seri Mohd Noh Omar said Khalid should be brave enough to face Chua and stop making flimsy excuses to evade the subject.

 

全国贩商总会总会表态来届大选支持马华!

随着大选的脚步越来越近,全国各组织相信都会把手中的一票投给他们心目中有做事的政党与议员。 

希望马来西亚有一个成熟的政治环境,大家根据政绩与政策而投票,而不是被煽动以致理性被情绪影响下投票。

“你们为我们做得美美,我们也会为你们做得美美。”

全国贩商总会总会长李中永今日表示将于来届大选支持马华,并促请贩商们要看准确后才投票。

李中永希望马华议员继续支持贩商。他说:“你们为我们做得美美,我们也会为你们做得美美。”

李中永昨晚在怡保出席怡保贩商总会13周年纪念联欢宴会致词时,也表示支持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蔡细历也出席这项宴会。

他也促请人民支持有做工和会做工的议员。